很多的民间资金也有地方去了

去年11月,温州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加快温州地方金融业创新发展的意见》就已提及,为规范发展民间融资,决定开展“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试点”。

越南华夏公司的负责人称,他本人在越南有多项直接投资,身边的亲戚朋友也在越南有许多投资,但这些投资的处境十分尴尬,由于自己的公司在境外投资并没有合法身份,一旦遇到问题,可能会影响其在中国商业银行的担保和贷款活动。

第三,放开民间金融后会不会更趋混乱?风险更难控制?

第一,利率市场化会否增加垄断?

此前温州实验区获批方案曾指出,将开展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探索建立规范便捷的个人境外直接投资渠道,推进对外投资主体多元化,为进一步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积累试点经验。

周小川在发言中回应称,一些全国已经统一的政策法规,要给温州优惠政策较难。

如今,位于温州市区东明路东明景园小区内的登记中心,已基本装修完毕。“即将试营业,不过具体时间还没定。”昨天,该登记中心负责人徐智潜说。登记中心是经过市、区两级政府批准后,按照企业化运作的公司。

瑞安华峰小额贷款公司的相关负责人提出,希望可以进一步扩大小贷公司的融资来源。根据央行现行的小额贷款公司管理办法,小额贷款公司从银行业金融机构获得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其资本金的50%,该小贷公司负责人提出,希望可以在温州试点突破50%的融资额度红线,以及希望可以参与人或发起人的身份转制为村镇银行。

小贷公司:希望扩大融资来源

温州金融综合改革12项任务里,“规范发展民间融资”出现在了第一条,“制定规范民间融资的管理办法,建立民间融资备案管理制度,建立健全民间融资监测体系”。

3月2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同时确定了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的12项主要任务。4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赴浙江温州深入了解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建设有关工作情况。

从营业执照上看,该公司注册资本为600万元,由14家法人和8位自然人投资设立,经营范围涉及信息登记、信息咨询、信息发布和融资对接服务等。详细…

周小川在之后的发言中对这一建议表示肯定,并称有利于企业融资的服务应该改善,配套服务需要加强。

【对话】温州本土的金融机构、地方法人银行提出创新诉求

【影响】概念股涨幅居前温州金融改革概念再升温

【落实】浙江省内首个民间借贷平台即将在温州试营业

在10上午的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工作座谈会上,周小川发表讲话时强调,温州金融综合改革立足温州实际,解决温州当前经济金融运行中存在的“两多两难”(民间资金多、投资难;中小企业多、融资难)突出问题,探索民间融资规范化和阳光化途径,趋利避害。“在把握好方向原则的同时,大胆探索”,并提出“允许试错”。

叶檀:温州金融改革三大疑问均不成立

温州贷款余额稳增

投资客:期盼境外投资合法化

曹凤岐认为,《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的出台将对中小企业融资产生巨大影响。“我认为中小企业融资完全依靠正规金融或者是大银行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应该更多的依靠民间金融。这块放开、正规化,对于中小企业会有很大的好处,很多的民间资金也有地方去了,所以是非常好的一件事。”

不过,温州的人民币贷款业务增势稳健,中小企业信贷支持力度进一步加大,表外业务今年以来首次回暖。截至3月末,温州全市银行业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余额6327亿元,比年初增长2.15%,其中中型以下企业贷款余额合计3055.9亿元,比年初增加92.8亿元,占全市贷款增量的74.1%。

第二,增加牌照后会不会增加小贷公司困境?

浙江中安担保集团的相关负责人则提出,在为企业客户提供融资担保服务时,担保公司到央行查询客户的征信信息非常耗时,建议央行征信系统可对担保行业协会或部分担保公司开放,换句话说,担保公司可以直接接入央行的征信系统进行一定授权下的征信信息查询。

担保公司:希望开放征信系统

小微企业到底需要什么样的金融模式?温州的改革会给出答案,可能是完备的股权投资链条,可能是小型金融集散市场,可能是无数小贷公司。总之,不可能是号召或者行政命令下的产物。金融业要减少管制,实行关键管制,要鼓励民营,让市场说话,围绕温州金融或者民间金融的疑问,只有通过市场选择,才可能一一化解。详细…

政策利好往往演变成一波概念炒作狂潮,这在近年来的a股市场上并不罕见。近日,温州金融改革概念突然崛起,相对于疲弱的大市,显得更加强势和珍贵。昨日,该类概念股再度成为市场中上涨的“奇葩”,浙江东日、香溢融通等纷纷大涨,甚至涨停。统计显示,从3月29日温州金融改革政策出炉至今,此类概念股已占据了两市涨幅榜前十中的六成席位。详细…

截至今年2月底,温州市不良贷款余额112.41亿元,比年初增加25.46亿元,不良率1.74%,其中次级、可疑、损失类贷款分别占1.45%、0.24%、0.05%,损失类贷款与今年1月末持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