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挥人员一声令下

昨日下午,记者骑着电动车沿良庆区建设路随便转一圈,总能在一排排房子中找到“鹤立鸡群”者。其中,建设路南三里三巷的尽头,就刚建起一栋8层高的楼房,其与邻近楼房的距离,也的确可以用“握手”来形容;此外,南三里一巷20号的一栋9层民房也是刚建起不久,比旁边许多楼房都要高出四五层,显得十分突兀。

南宁市城管局城管支队督察大队副大队长王敬强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过,由于违法建设呈现点多、面广、线长等特点,城管等监管部门存在发现难、监管难、查处难的问题。加上缺乏部门联动和相关机制不健全、落实不到位,审批信息共享不畅等,导致一些违法建设仍不同程度存在。

拷问“楼薄薄” 职能部门应及早介入

现场

3年后的2013年11月初,又有网友再次将“楼薄薄”照片发到网上,称“楼薄薄”犹如一块超薄豆腐皮,其安全令人担忧,引来多家网络媒体、网站争相转载,进而在全国网民中引发热议。

根据南宁市相关规定,民房最高只能建到四五层,但记者在不少城中村看到,大部分房屋都超过了这个高度,八到十层的楼房比比皆是。以至于不少网民将这些相互比高、又挤在一块的楼房,戏称为“亲嘴楼”、“握手楼”。

“楼薄薄”被拆,消除了周边市民的一大安全隐患,可谓大快人心。不过,从现场组织的拆除力量看,浩浩荡荡,动用到公安、城管、规划等多个部门,人力、设备等成本不可谓不大。如果在建设当初就及时发现苗头,及时查处,也不至于如此兴师动众。

“楼薄薄”倒下 是“长相”惹的祸?

在现场指挥的西乡塘区政府办副主任蹇代红说,这栋大楼本身就建得不牢固,看上去给人头重脚轻的感觉,勾机只是稍稍挖断了下面一点点梁柱,整栋楼就受不了了,很快就坍塌下来。

27日早上7时许,由南宁市西乡塘区政府组织的联合执法组正式对望州路北二里36号的违章“楼薄薄”进行强制拆除。两台勾机同时施工,1个多小时后,随着一声轰然巨响,“楼薄薄”这栋3年来被媒体多次曝光的违章建筑,终于在漫天尘土中划上了生命的句号。

勾机动动“手指头” “楼薄薄”轰然倒下

南宁市规划管理局相关负责人22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南宁市城中村违建房屋大多表现为违法加盖或重建,“大多具有土地使用证,但是加盖或者重建没有经过规划建设部门的批准。”而南宁市建委副主任尹承生也表示,目前在打击违法建设责任划分上,多部门都可监管,但未形成监管合力。

“楼薄薄”如此,那些隐藏更深,更善于伪装的违章建筑呢?面对网友的“发现”和媒体的曝光,作为执法者的相关部门,是不是应该更具执法智慧?行动也更迅速更有效率?

记者手记

核心提示

思考

2010年8月,有网友将园湖北路(实为现在的望州路北二里36号)一栋超薄4层大楼的照片发到网上,戏称其为“楼薄薄”;同年8月29日,本报记者率先对“楼薄薄”进行曝光;9月3日,陆续有其他媒体跟进报道。随后,建设部门确认该栋楼房属于违章建筑。但此后,这栋楼并未受到任何处罚,不仅屹立不倒,而且楼上楼下都被租出,开起了饮食店、修车铺等。

有网友认为,“楼薄薄”只是众多违章建筑的冰山一角,若非因其长相“怪异”引来网民热议,或许不会这么快就有结果。还有网友指出,“楼薄薄”在被媒体多次曝光的巨大舆论压力之下,尚且需要耗时3年才被“扳倒”,相比之下,那些隐蔽性更强,“身材”也无异样的违章建筑,是不是更容易被忽略?而且,这些外表隐蔽性极强的违章建筑,其数量远远大于已发现的“楼薄薄”们,而城中村,更是这些违章建筑的重灾区。

历经多次曝光 3年后才拆除

据报道,今年3月相关部门对银象路北一里的另一幢“楼薄薄”进行拆除时,每层楼的拆除费用约为2万元,其成本与重建一栋“楼薄薄”基本相当。人们在感叹拆除违建劳民伤财的同时,也对相关职能部门监管督查是否到位产生了怀疑。“这么大一栋违建楼房,难道真要等它建好了,等到网民举报、媒体曝光,职能部门才能发现?为什么就不能在违建发生之前及时处理?”

回顾

“楼薄薄”被拆当天,广西各大媒体、网站的微博微信等都及时发布了消息,网友们在肯定执法效果的同时,也对类似违章建筑的查处提出了不同看法。

11月27日,被媒体数度曝光的“楼薄薄”终于倒下。

难,固然是客观事实,但我们的监管者、执法者们,能不能也学学那些喜欢随手拍照的网民们,没事时骑个车子到大街小巷多溜达几圈?相信在你们这些专家眼里,违法建筑必然无处藏身。这么做,难道所花成本不比亡羊补牢要低得多吗? 当代生活报 记者 冯耀华 何学俏

关于“楼薄薄”是何时建设的,记者试图在拆除现场得到相关部门的解释,结果却没人能准确说出其当初建造时间。记者随后通过网络查询,资料显示,2010年有网友将其图片发到网上后,人们才开始关注“楼薄薄”,如此算来,“楼薄薄”至少已存在近4年时间。

昨日清晨6时30分,天刚蒙蒙亮,记者就随西乡塘区政府的联合执法人员一起来到了“楼薄薄”现场。天空飘着小雨,警方在大楼周边设置了安全警戒线,禁止闲杂无关人员进入拆违现场。

执法组请来的两台大型勾机运抵后,7时许,指挥人员一声令下,两台勾机正式作业。由于“楼薄薄”后边就是一栋在建楼盘,为了防止其倒下时误伤在建大楼,施工人员选择了让大楼往马路方向倒塌的方案。两台勾机分工合作,一台敲击大楼中间的柱子,一台不停敲打左边靠马路的柱子,当左中右3条主梁柱分别被挖空后,大楼立刻摇摇欲坠。此时,一台勾机撤离到安全地带后,伸出长长的“手臂”,继续不停地撞击着楼层中间的墙体,很快,4层大楼便朝着马路方向轰然倒下,倒下时,墙体和玻璃窗掀起了一阵巨大的气浪。

2013年11月22日,西乡塘区政府组织相关部门到“楼薄薄”现场办公,决定对其进行拆除。11月23日,本报以《南宁:“楼薄薄”被曝光3年仍“硬挺”》为题对其再次进行报道。

“楼薄薄”轰然倒下,既是网民的胜利,也是我们的悲哀。3年舆论监督,违章楼房始终坚挺,迟迟没有伏法。如果不是因为长相太“另类”,或许它的生命力还会更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