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很好

今年88岁的幸存者余昌祥献上鲜花:“头两年去过日本(作证言),还有很多日本右翼不认账,我有生之年,只要能动,都会来。”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路洪才说:“一看到刻在墙上亲人的名字,我的心情就难以平静。我们都七八十岁了,只希望在有生之年,能亲手给亲人多上一炷香、多献上一束花,祈祷他们能够安息。”

5日,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设立后的首个清明节。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哭墙”前,40多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死难者遗属清明节缅怀先人,祭悼亡灵。幸存者平均年龄逾八旬。

77年前,在侵华日军制造的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事件中,伍正禧的五位亲人遇害。

夏淑琴祖孙九人中七人遭日军杀害。2008年,因反诉日本右翼作者侵权案二审胜诉,她被称为“勇敢的老人”。

“就在我前面,最后一排名字(中),我家人都在上面。看到,我心里面就酸……”伍正禧哽咽不语。

“爸爸,我91岁了,身体很好,有5个重孙,爸爸,你安心吧!”头发全白的91岁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伍正禧老泪纵横。他颤颤巍巍走到“哭墙”前,凝望刻在石壁中家人的名字,缓缓上香,低头默哀。

祭奠现场氛围肃穆,人们敬献花圈,默哀,幸存者、死难者遗属向逝去亲人敬香、祭拜。

一早,老人们在家人的搀扶下从各处赶来。祭奠仪式尚未开始,“哭墙”的不少名字前,就贴满了白色小菊花。“哭墙”中央,鲜花围就“奠”字,现场摆着各界人士敬献的花圈。

该纪念馆今年清明节的祭奠活动比往常有所增加:日本纪录片《南京——被撕裂的记忆》中文版在馆内首映,专题片《1937南京记忆》在馆内取景开拍。

85岁的夏淑琴依然出现在祭奠人群中。“(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设立后)今年活动扩大(规格提升),心里非常高兴,但回想过去,也非常难过,希望让下一代记住历史。”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介绍说,清明祭活动已坚持20年,今年有更深刻意义。“今年的12月13日,将由国家层面举办对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的祭奠活动,这对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遗属来说,将是巨大的精神安慰。”